如何看待知情者談鴻茅藥酒:本想判完譚秦東後_養精補腎壯陽藥酒

問答集錦

如何看待知情者談鴻茅藥酒:本想判完譚秦東後

來源:未知日期:2018-06-15 07:01

這事鬧的大也有好處,首先可以體現出目前的市場和醫療的現狀,就是人類可能更傾向於廣告上的產品,而不尋求醫生的幫助,其次揭露了目前廣告的現狀,大家對電視上琳琅滿目的藥品廣告已習以為常,其實患者使用時對適應症並不是太專業的了解,用錯藥的時候大把,還有就是一些保健品過分誇大療效,比如已明確冠心病的病人,常規的阿司匹林之類的不吃,就輕信廣告,喝什麽保心茶之類的啊,貽誤治療,所以對規範廣告市場有好處,讓人們不要再盲目相信廣告

編輯於 2018-04-28 17:32:08
春雨醫生春雨醫生旗下健康媒體,易懂·實用·可靠的健康知識8434人讚同了該回答

又是一天晃晃悠悠地過去了(其實也有努力上班好麽,這麽晚還來回答問題)。

今天收到了來自各個領域朋友的慰問,在這裏跟大家報個平安,代表春雨感謝大家的關心。

作為受事件影響而一直吃不好飯、睡不好覺的春雨小編說下想法吧。


我們隻是希望讓大家拋開廣告,認識真實的鴻茅藥酒,讓大家在購買、服用鴻茅藥酒時做出更理智的選擇(雖然一不小心貌似塑造了一個打手形象)。

2018年2月9日,春雨醫生第一次提出了對於鴻茅藥酒安全性的質疑,打響了2018年針對鴻茅藥酒的第一槍。

就在此篇內容發布之後,主編收到了各種刪稿要求。但是我們都拒絕了,同時拒絕的還有以合作名義前來示好的“客戶”。

理由很簡單:如果沒說錯,為什麽要刪?

於是,我們繼續對鴻茅藥酒的違法廣告、豹骨入藥、已故領導人背書、麝香等問題發表質疑。

當時正值兩會期間,質疑聲涉及國家職能部門,監管部門甚至當地政府,我們做了非常慎重的思考和討論,雖然可能會出現很嚴重的後果,但是我們還是決定發,沒有什麽大義凜然的理由,也沒有什麽強硬的靠山,我們的想法很簡單:說真話怕什麽?

然而,我們並沒有等到鴻茅藥酒給出答案,反而卻等到了譚秦東醫生因為在網上發布鴻茅藥酒的科普文章被跨省抓捕的新聞,並且已經被刑拘3個月。

隨後輿論鋪天蓋地,事態開始往好的方向發展。

中國醫師協會發布聲明,願意為譚秦東醫生提供法律援助。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責成鴻茅藥酒對近五年來各地監管部門處罰其虛假廣告的原因及問題對社會作出解釋,並且已經組織有關專家,對鴻茅藥酒由非處方藥轉化為處方藥進行論證。

內蒙古自治區檢察院指令將該案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並變更強製措施。

公安部回應稱立即啟動相關執法監督程序。

直到4月17日,被關押了97天之久的譚秦東醫生被取保候審,終於走出了涼城縣公安局的大門。

目前譚醫生的劇情暫告一段落,譚醫生的家屬也在網上感謝了各大媒體,但是鴻茅藥酒的問題還沒有解決。

內蒙食藥監和鴻茅藥酒背後有沒有利益關聯?

豹骨究竟從何而來?

如果轉成處方藥,鴻茅藥酒是生是死?

沒有經過臨床試驗的藥是怎麽獲批上市的?

鴻茅集團背後還牽扯多少利益關聯?

一個熱點,最怕的就是還沒答案,就已經涼了。

於是我們還在繼續追蹤。

內蒙古食藥監之前發通告說未見到鴻茅藥酒有發布違法廣告信息,為了防止他們這次也“未見到”,我們特意整理了過去5年鴻茅藥酒的違法廣告記錄。

我們排查了所有曾經為鴻茅藥酒背書的專家,發現其中兩名專家可能是鴻茅藥酒的高管,第二天澎湃新聞根據該線索跟進報道,證實了這一猜測。

同時我們發現另一位跟鴻茅藥酒沒有利益瓜葛的專家——中國中藥協會會長房書亭,此前曾力挺活熊取膽,甚至稱“活熊取膽很舒服很享受”。

此前累積的質疑,以及更多的疑點,我們還在持續挖掘。


看到“知情者談鴻茅藥酒:本想判完譚秦東後 再抓春雨醫生”的報道後,我最想說的是,你們對春雨醫生有誤解!

要強調一下:春雨醫生不是一個姓春名雨的醫生,而是一款叫“春雨醫生”的APP,旨在連接更多醫生與患者,為群眾的健康謀福祉,我們既關注患者的利益,也關心醫生的權益,在黨和各界人士的關心下,我們會把科普和健康谘詢繼續做大做強。

目前公司上下情緒穩定,公司領導對新招來的兩位藍翔挖掘機專業畢業的編輯表示肯定,並指示務必兢兢業業開好挖掘機,為人民群眾挖掘真相,不說假話,不說錯話,不說屁話,不說空話(本條不算)。

最後,希望譚醫生以及他的家人一切安好,也向所有聲援過春雨醫生的醫生們表示誠摯的謝意,歡迎各位繼續關注春雨。

編輯於 2018-4-23 11:42:49
徐三石公眾號:徐三石463人讚同了該回答

鴻茅藥酒老想著抓人,是因為它和涼城政府的關係是利益共同體,警方能直接為企業服務。

涼城警方之所以會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抓譚醫生,是因為鴻茅藥酒是當地的經濟支柱,鴻茅絕對不能倒。有人可能會覺得,就算鴻茅可以為涼城帶來高業績,但是這事做得也太誇張了吧,為什麽非要把自己搭進去呢,難道就不能棄車保帥嗎?

“棄車保帥”當然可以,但是在這個利益共同體中,真正的“帥”不是涼城縣,而是鴻茅藥酒。

鴻茅藥酒的老大,以前可是做出過“婷美內衣”、“護腎寶”等爆款的。他離了涼城照樣可以玩,而涼城離了他,經濟上恐怕就要一蹶不振了。

一個屢屢違規的產品,因為經濟效益高,所以當地政府保著它。可是,你都被25個省市級食藥監部門通報違法了,怎麽這麽多年還能上電視打廣告,還能在各個藥房照賣不誤呢?

因為不光鴻茅和涼城是利益共同體,真正在分這一杯羹的必然還有其他部門與機構。

曾國藩早年間在京官中人緣非常好,可是後來為什麽一度被眾多官員所唾罵呢?沒別的原因,就是因為他破壞了一個潛規則,叫“官官相護”。你可以仗義執言,也可以秉公執法,但你在這麽做的同時破壞了其他人的利益,所以你就不會受這個係統歡迎。

鴻茅藥酒能發展到今天,背後的關係恐怕早已盤根錯節,這些錢權交易要是記在賬本上,還不知道要寫滿多少本。

雖然鴻茅藥酒這件事社會影響極大,但不要指望譚醫生這篇2000多閱讀的文章最終能引發一次蝴蝶效應、帶來一場大地震,不可能的。

所有的事情都不會深究,因為一旦深究,要撬動的可就不止一個涼城縣了。


首頁
電話
微信
聯係